数据加载中…
你的位置:我秀啦手机图书 > 都市小说
热门搜索:
推荐手机主题下载
  • 粉粉嫩嫩卡哇依小熊
  • 可爱小熊脚底的秘密
  • 甜蜜浪漫的爱心咖啡
  • 非主流.只怪夜太黑
  • 可爱粉嫩的小脚丫
  • 静静地聆听你的心跳声
  • 非主流为你等候
  • 爱心咖啡杯
爱像一首歌
图书作者: 凛渊
书籍大小: 294 KB
书籍语言: 简体中文
图书格式: jar
授权方式: 免费下载
推荐等级:
整理时间: 2010-04-08
系统要求: Java手机, Java阅读器, 小说阅读器, PDA, 智能手机, 百宝箱, TXT阅读器等, !
解压密码: 默认解压密码:www.5showla.cn
人气指数: 周人气:下载
内容简介
高考落榜那年的暑夏,骄阳肆纵整个北方城,白天气温过高的大路小道上行人稀落。似乎只有到了夜晚灯火阑珊时,X城才真正的算得上属于北方城老百姓的地盘。
落榜的失落感一直在我脑里盘踞,整人暑假我都孤僻的瞄在家里那个只属于自己的小空间,锁在里面,听听钟爱的歌曲,读读小说,任思绪高飞,任梦想像泡泡影一样破灭,唯有这段时间,我才是自由的,才能将压抑的难过释放,才是展现真实的自我…没有任何怨言,没有信心再重考,没有自信审视未来,以后一切将为了平庸生活而生活。
一天,妈妈小心翼翼的问我,是否再继续深造?
我惦记着妈妈的话,有那么一分钟我的心在动摇,但仔细一思量家庭的目前的状况。虽说姐姐在城里有工作,但也顶多算养活自己,饿死他人的活。况且弟弟也马上升中考了,成绩一直优异,若考上一所好的高校,还不知得花多少钱。不想让父母肩负重荷,极力压住心头万份的失落与难过,微微一笑,违心说道:“我决定了,成绩差重读也无济于事,倒不如出门经受磨练学习独立…”
妈妈听完,并不再多说什么,转身又出去了。
我知道,拉扯大三个儿女,爸爸也一直没份稳定的工作单位,她也不容易呀。
就这样,我彻底放弃了上大学的梦想。因为一时半会找不到工作机会,后半年的时间基本都是坚守在家干闲活吃闲饭。
第二年的初春,悄悄来临了,去同学家串门要经过大市场的土路边,不知谁家的果园里,桃花开得格外清香,朵朵粉红的花瓣儿娇艳欲滴,春风微微一吹,花絮随风飘舞,散落在透玉般的雪冰上,那美景顿然令人心神荡漾。脑海里不禁浮起崔护的《题城南庄》
去年今日此门中
人面桃花相映红
人面不知何处去
桃花依旧笑春风
崔护啊,你拥有这么一段传奇色彩的故事。那我呢,桃花依旧笑春风,春风它能吹开新的希望吗?前景是否不再茫茫?忽然为莫名的慷慨伤怀感到烦燥不安,半路便折了回来;
回家后又一想:不,贪心的人永远不知道只有平淡的生活才称之为幸福。想着如果一辈子能像这样平淡而庸碌的生活着,也算是上辈子修来的福份吧。传奇的故事永远只发生在别人身上,只发生在传说里面…
“铃铃铃…”一声刺耳的电话铃声,打断了爸爸和他酒友李叔的酒桌闲聊,他们似乎聊得正欢。
我在客厅里聚精会神的看电视,电视里正放映着《乱世佳人》的电影,斯佳丽天使般的容颜流露出绝望的懊悔,瑞特最后灰心丧气的离开走得干脆且冷酷无情,让愚蠢的斯佳丽最后发现自己已深爱瑞特时,才发现已最终失去了自己最心爱的人,她返回来故乡,因为她看到了希望,她坚信瑞特一定会回到她身边…
好感人的场面,铃声一直在响,看到末尾我都忘了要去接电话,爸爸也或许聊得忘形,就持续的让电话干响着;响了好一阵,我终于受不住刺长的吵闹,头也不抬的说:“爸,电话…”。
“哦”爸爸似乎清醒过来,起身后步子踉跄的走过去接起电话;
爸爸刚还因为酒气而蒙胧无神的双眼,不知道电话那端的人跟他说了什么,他立马睁大眼睛,一副精神抖擞的样子。见他一个劲的点头,说着什么话,我却一个字也听不进去,只顾着盯紧屏幕…
放下电话,爸爸走过来,他洋溢不住心底的兴奋:“工作机会找上门了,你表姐打电话来说,可以介绍你去她们公司面试,回头跟你妈商量一下。”
我心里咯噔了一下,表姐公司可不在北方,远在一座名叫“南城”的南方大都市,明摆着要我背井离乡?
“傻丫头,不呆在家里就是呆在北方城这个鸟巣一样大小的地方,能有什么发展前途呐”爸爸仿佛透彻了我的心思;
李叔昂头喝完杯中酒低低的笑了。
为什么这么着急,在我还不具备任何的思想准备之下,对于一个二十年来从未离家半步的女孩来说,心里却一直乱轰轰,理不清胸口是酸甜苦辣的哪种滋味…我愣愣着看着爸爸,或许都忧喜参半;
妈妈的态度模棱两可,明眼人一听便清楚她的想法,她肯定也认定只有出远门才能有出息有前途可言吧。我默默的躲在房间里归置衣物。今晚的列车将要把我独身载向南城这个未知的城市。很想哭却又不敢哭,我的眼眶湿湿的,摸了摸床边的小布熊,重重的叹了口忧愁之气,奈何,奈何…
“叹什么气,你不想着替父母减减压?”安静的房间蓦地响起妈妈的声音,吓了我一跳。
她看了看椅子上收拾整齐的行李,又发问:“都收拾全了吗?全了就出去吧,我煮了甜点给你吃。”
“嗯,差不多。”我应声后就径直往外屋走。
还没有出房门,又听到她在身后说:“乔双,离了家要听表姐的话好好工作;凡事要有分寸,谈男女关系也不例外”
我一听就急,别看我妈是个乡下人,心眼儿可势利了,有空就给我们姐儿三灌输势利教育。从小到大,不管是我的同学还是姐姐的同学,没有一个她看得顺眼的,不是说人家长得难看,就说人家家境不好,处处挑刺。像挑女婿一样。搞得我的男女同学都不爱上我家来玩,我更是不敢带男同学来家里玩。
转身气咻咻的盯着她:“妈,你非得这样吗?我不是小孩子,现在是出远门工作,不是出远门替你挑女婿。”我气呼呼就跑了出去。